仇華吉:非洲豬瘟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“冷血殺手”

2019-10-14 21:12:00   |   發布者: adminjp   |   查看:

簡介
10月12日,在湖南長沙召開的2019生豬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,中國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仇華吉研究員以《非洲豬瘟防控理論與實踐》為題,與參會者分享了其對非洲豬瘟的認識和思考。...

10月12日,在湖南長沙召開的2019生豬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,中國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仇華吉研究員以《非洲豬瘟防控理論與實踐》為題,與參會者分享了其對非洲豬瘟的認識和思考。 


640.webp.jpg

坐在輪椅上的“冷血殺手”

“非洲豬瘟給我國養豬業帶來了巨大的影響,有些影響我們已經看到了,比如生豬存欄量銳減、豬價大幅上漲等,相信在場的每個人都有切身的體會;還有些影響目前正在發酵。”仇華吉開門見山,于是,很多人談非瘟色變,把它妖魔化了,這是不理性的。”他認為,要想戰勝非洲豬瘟,首先要了解非洲豬瘟及其病毒。

他介紹,非洲豬瘟病毒實際上就是一種比較獨特的病毒而已,只是其病毒粒子的直徑比一些常見病毒的要大,因此并不恐怖。“只不過現階段,我們對這種病毒的認知還不夠充分,研究裝備也略顯不足,因此在抗擊非洲豬瘟的戰役中處于下風。”

非洲豬瘟病毒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特點,在自然界中沒有與其相似的病毒,所以自成一科。仇華吉總結了非洲豬瘟病毒的幾個特點:一是耐低溫,凍不死;二是喜歡有機物,喜歡臟的環境;三是耐鹽,比如火腿中存在的非洲豬瘟病毒,能存活很久;四是怕高熱,“這是它的軟肋,溫度不同殺滅的時間也不同”;五是不太耐干燥,圈舍保持干燥則病毒不易存活;六是耐酸堿,但強酸或強堿可以殺死它。

非洲豬瘟還有一個顯著的特點,就是不通過空氣傳播,因此,“實際上,非洲豬瘟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‘冷血殺手’,它不會飛,只要我們不做錯誤的事情,不幫助病毒擴散,它就啥也不是。

認識到這一點,就會明白,做好生物安全防控對非洲豬瘟來說是多么重要。 

高筑墻、養管防、剩者王

這九個字是仇華吉總結的非洲豬瘟防控方針。非洲豬瘟是一個“人為的疾病”。人是防控非洲豬瘟的最大變量,這個變量可能是正的,也可能是負的。如果豬場能夠管理好人、物、飼料、飲水、車輛等,那么感染風險就會大大降低。

高筑墻:這里的墻不僅包括豬場的圍墻,也包括圈舍之間、不同單元之間的墻或隔斷,還有一些無形的墻,比如臟區與凈區之間的紅線。豬舍的墻、門、窗要進行修繕,攔住寵物、蚊蠅、老鼠、野鳥,降低疾病傳播概率。

養管防:除了生物安全,還要做到系統防控,包括環境控制、營養、管理、其他重要疫病的防控等,都是不可缺少的。豬場要避免感染,必須設置多道防線,讓病毒很難突破,要在關鍵點設置控制點。高風險的原料、物品等,必須進行相應等級的處理,才能夠進到下一個環節。另外,防疫的關口要適當的外延,要在豬場外建立緩沖區,盡量把戰場控制在場外。

很多人說生物安全做不到,但事實上,在沒有非洲豬瘟疫苗的情況下,這是防控非洲豬瘟的唯一有效辦法,做不到也要做。“我們的目的不是讓一個病毒也進不來,而是把病毒最大限度地擋在門外。”另外,養殖場(戶)也要從環境、營養等方面提升豬的抵抗力,提高生豬自身的“戰斗力”。

那么該怎樣發現豬場生物安全存在的漏洞呢?這就需要設置生物安全團隊,讓專業的人來做專業的事,同時請外部專家來審查,畢竟“當局者迷”。要鼓勵一線員工及時發現隱患,也可以借助人工智能裝備發現問題。

剩者王:這三個字就是顧名思義了。

此外,非洲豬瘟的防控不是一個人或者一個場的事情,包括管理部門在內,大家不要抱著“個人自掃門前雪”的心態,必須做到聯防聯控。盡管前期我國對非洲豬瘟已經采取了很多措施,但是在限制感染豬流通方面做得還不夠,在很多地方,相關政策也沒有落實到位,或者執行力度不夠。

談到復養,仇華吉認為,養殖戶不要貿然復養。首先要找到豬場之前被感染的原因,防止病毒沿著“老路”走進來。其次,要對豬場的硬件和軟件進行升級,徹底進行洗消,之后再放置兩、三個月,如果不放心的話可以引進哨兵豬試驗。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對員工進行培訓,明確非洲豬瘟的風險點和各項操作的關鍵點,并堅持執行下去。“復養不是重復飼養,不是用過去的方式重復過去的故事,養殖戶一定要改變舊的理念,借助新的手段、裝備、技術、理念去改進和升級豬場。”

如果能夠提高我國養殖業者對生物安全的認識和完善,從而進一步提升養殖場的硬件和軟件,那非洲豬瘟對我國養豬業的影響就不只是負面的。 

疫苗不是必需品

仇華吉介紹,過去的二三十年,世界范圍內對非洲豬瘟的疫苗做了一些探索,但是到目前為止,也沒有取得突破性進展。

國內對非洲豬瘟疫苗開展研究還不到一年的時間,目前有疫苗已經初步完成實驗室研究,雖然尚未進入臨床試驗,但從有關方面反饋的不完整信息來看,使用效果并不盡如人意。

事實上,在幾十年前,西班牙曾用過弱毒疫苗,之后免疫豬出現死亡、關節腫大、皮膚壞死、繁殖性能下降等現象。俄羅斯的非洲豬瘟也一直沒有得到凈化,但他們堅持不使用疫苗。“作為一個科學家,我們也希望研發的疫苗能夠帶來效益,但從科學的角度來說,非洲豬瘟疫苗的使用一定要慎重。我們必須保證疫苗足夠安全,否則就是飲鴆止渴。

其實針對非洲豬瘟疫苗上市,我們不妨做兩種假設:

一是疫苗比較安全有效(類似于目前的豬藍耳病弱毒疫苗):所有的養殖場(戶),不論規模大小,都將沒有顧慮,馬上開始擴大養殖量,那么不出三年,豬價必定回落,高豬價將很難再現;到時候,強病毒和弱病毒共存,撲殺病豬就不再現實;防疫成本大大提升,有疫苗了大家勢必忽視甚至放棄生物安全,養殖環境、防疫水平、疫情狀況、濫用藥物和疫苗等都不會得到改觀。

二是疫苗不夠安全有效(類似于當年的西班牙非洲豬瘟弱毒疫苗):從短期來看,發病死亡率升高,生產成績下降,生產成本上升。從長期來看,病毒會變異重組,出現新毒株,甚至出現新的疫情。

總結

仇華吉最后總結了四點:


一是非洲豬瘟是一個新事物,是養豬業災難性的事件,對我國養豬業帶來重大創傷,但同時也是對我們過去過度依賴疫苗藥物、漠視生物安全的懲罰。因此,也是養豬業提檔升級、浴火重生的契機。


二是生物安全體系不是應付非洲豬瘟的權宜之計,而是凈化動物疫病防控的強有力武器,應成為規模化豬場的“標配”。


三是做好生物安全,同時加強營養、環境、管理、免疫,提高豬群健康度、舒適度,非洲豬瘟是可防可控的。


四是現階段,我國生豬數量銳減,短期對我國居民消費造成了負面影響,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,也是凈化主要疫病的最佳時機。在凈化非洲豬瘟的同時,也能盡早實現《國家中長期動物疫病防治規劃》的目標。


0

精彩閱讀


Copyright © 2017 京鵬環宇畜牧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地址: 北京市海淀區豐慧中路七號新材料創業大廈7層

ICP備案號:京ICP備05052090號 ? 京公網安備:11010802018253號


天津11选5走势图查号